>
>
易经·养心第九天|一粥一饭亦乾坤

易经·养心第九天|一粥一饭亦乾坤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“姐姐,谢谢你帮我盛粥,下次能不能别装这么满,我怕自己吃不完。我如果不够吃可以再添。”今天早餐时,小姑娘佩佩和族长姐姐沟通着自己的想法。?这可不像夏令营第一天早餐时,佩佩不停往自己碗里夹喜欢吃的菜。一餐饭下来,她的桌前撒了不少饭菜,咬了一半的包子、只剩蛋清的鸡蛋、没啃干净的玉米,打着饱嗝的佩佩还想盛第三碗粥。?发生了什么?这孩子不雅的“吃相”怎么不见了??刚入营的两天,孩子们各种吃相争相登场:有趴
?

“姐姐,谢谢你帮我盛粥,下次能不能别装这么满,我怕自己吃不完。我如果不够吃可以再添。”今天早餐时,小姑娘佩佩和族长姐姐沟通着自己的想法。

?

这可不像夏令营第一天早餐时,佩佩不停往自己碗里夹喜欢吃的菜。一餐饭下来,她的桌前撒了不少饭菜,咬了一半的包子、只剩蛋清的鸡蛋、没啃干净的玉米,打着饱嗝的佩佩还想盛第三碗粥。

?

发生了什么?这孩子不雅的“吃相”怎么不见了?

?

刚入营的两天,孩子们各种吃相争相登场:有趴在桌上把盘里的食物翻江倒海扫了又扫的,有看到喜欢的菜不顾一切往自己碗里夹的,有喝汤时吧唧着嘴呼呼有声的……

?

?

有孩子刚吃完饭就喊不舒服。老师摸了摸头,不烧,问他是哪里痛吗?答:“没有哪儿痛,就是不舒服。”看着他撑得圆溜溜的像西瓜的小肚子,老师顿时明白了原因。老师问:“你吃了些啥?”“我吃了两碗米饭,四个馒头,两碗汤,还有……”“没事,你就坐在凳子上休息几分钟再走。”

?

也有孩子吃完饭撂下碗就打算去玩的,看到老师们和周围同学都自己收拾碗筷去清洗,自己才开始学着做。

?

当孩子们意识到,自家的饭桌饭后要自家收拾打扫,比如餐后洗公碗公筷公勺之类,孩子们都不愿干活,几乎都在逃避,相互推脱。

小Q同学就因为第一天没洗一个公盘,全家族开会决定让他第二顿饭洗了全家族的公盘。

?

?

餐桌上,孩子通过的坐姿、动作、神态、表情、目光等,已经用无声的、丰富的语言在告诉老师他是谁,一顿饭的时间,足够让老师了解一个孩子。

?


?

?

孩子们在一日三餐的过程中,不断体验感受再一点点调整着自己:如何吃合适?如何吃合理?如何吃才能吃得好、吃得健康、吃得快乐?

?

当佩佩打算拿起桌前三团鼓鼓囊囊的纸巾打算扔掉的时候,老师“好奇”的要求打开看看有什么好东西。打开那些纸团一看,一张包着半个包子,另一个包着半个鸡蛋,还有一张包了啃了一半的玉米。

“这些食物你只吃一点点,这个鸡蛋我还没吃就已经没了,你不爱吃么?”老师问道。

“这都是我想吃的,可是吃饱了吃不完啊。”佩佩回答。看来孩子是看见了想吃的就都拿多了,却没想过自己能不能吃得下。

“你打算怎么处理呢?”老师问她。

“丢掉啊!”孩子回答得很自然,话语间没有半分的不舍。

?

“老师看到这些食物被浪费了觉得好心痛!这样好不好,我们下次吃东西的时候不着急,可以先吃完一样才取另一样,米饭和粥少盛点,吃完了再添?”听到老师的建议,孩子再看看手里的剩饭剩菜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?

曾仕强教授说,饭桌是很重要的教育场合,一个人的素养会在饭桌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?

?

我们的每一餐都不应该随意吃,不能乱吃,不懂得吃,不能白吃才是,而饭桌教育应从小抓起。

?

习惯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立竿见影的。但是,孩子一点点在改变。

佩佩一次比一次拿的食物少了,盘子不再是摆满了各种食物,而是一次一样了。才有了文章开头提到的早上喝粥主动要少点的那一幕。

慢慢地,佩佩的桌前没有了鼓鼓的纸团,残余也减少了很多。

?


?

我们保留中国传统的围餐方式,等家族全体成员到齐后才开餐,长辈先动筷、夹菜用公筷,这些优秀的“国礼”在校园里有很多浸润机会。

?

?

刚来时,这些孩子似乎不太习惯说“谢谢!请!”等礼貌用语,餐桌上够不到纸巾了,或是够不到饭菜要取了,它们中大部分不会说“请您帮我……好吗?”通常用手一指来示意。

去罗浮山当小导游,好几次就是因为对人家没有称呼被人直接忽视。甚至他们见到老人,还会直接说“老头”。

现在,孩子们在校园内见到老师,会主动问好,慢慢学会使用“请,谢谢”等礼貌用语。

如果,家族成员或同学之间有矛盾了,孩子们也已开始学会宽容和包容。

?

我们每晚家族分享总结时,老师总会趁机引导孩子们说:

我能照顾好我自己,自己的事我自己动手做好,我在长自己的本事。

我能帮助他人,我是有能力的人,我可以长出越来越的新本事。

孩子们看待事物的眼光,慢慢开始聚焦在自己的成长上,也会聚焦在发现别人的美好上,没有那么斤斤计较了,大家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。

现在,吃完饭,都在抢着洗碗。吃饭比较慢的孩子怕抢不到公碗,早早就占好了一只,结果另一个孩子洗碗回来见他还有很多饭没吃完,劝说他让给自己洗了。

?

?

我们并不只是给孩子们提供:好吃、好住、好用、好玩、好学的,

更重要的是教会孩子们:如何吃、如何住、如何用、如何玩、如何学,

会吃、会住、会用、会玩、会学的孩子,首要必须了解自己,清楚哪些是适合自己的,哪些是自己能承受的,哪些是不会给他人带来影响的。

?

经过一个多礼拜的饭桌实战,夏令营的近200个孩子们基本上都能主动的使用公筷夹菜,能自己洗干净碗筷,能自己擦干净餐桌,吃饭的时候不会大声说笑了。

看见特别爱吃的,大部分孩子能适当考虑其他人的需要,少夹一点了。也能有耐心等别人夹完再夹,争抢的少了许多。

远处的菜夹不到怎么办?会有孩子主动递送菜盘帮忙夹,也有孩子自己下位绕过去夹。

?

?

?

饭桌上也是人们交流感情发展关系的重要场所。

我们和家族小伙伴一起吃饭、和史官一起吃饭,在饭桌上联络感情,在饭桌上发展关系,在饭桌上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。

?

一个家族的大姐姐跟老师分享说,这里的饭菜让她吃出了家的味道,小时候她爷爷奶奶做的饭菜就是这个味道!

现在爸爸妈妈工作忙,总是带她在外面吃,开始好吃,但久了就吃腻了。没想到竟在这里重新找回了小时候久违的味道。

?

家的味道是什么?是幸福的味道,关爱的味道,快乐的味道、温馨甜蜜的味道。

?

?

正如时下热映电影《银河补习班》马皓飞说:“你知道吗,每个孩子身上都长着一个神奇的感受器,他们就是能感觉到,大人对他们的感情是不是爱。”

对孩子们来说,家的味道亦是吃出来的。一粥一饭间,孩子们感受着人情的味道、人心的味道。

?

?

当您重视了孩子的饭桌素养,您就打开了孩子通往未来的一扇门!

?

?

“姐姐,谢谢你帮我盛粥,下次能不能别装这么满,我怕自己吃不完。我如果不够吃可以再添。”今天早餐时,小姑娘佩佩和族长姐姐沟通着自己的想法。

?

这可不像夏令营第一天早餐时,佩佩不停往自己碗里夹喜欢吃的菜。一餐饭下来,她的桌前撒了不少饭菜,咬了一半的包子、只剩蛋清的鸡蛋、没啃干净的玉米,打着饱嗝的佩佩还想盛第三碗粥。

?

发生了什么?这孩子不雅的“吃相”怎么不见了?

?

刚入营的两天,孩子们各种吃相争相登场:有趴在桌上把盘里的食物翻江倒海扫了又扫的,有看到喜欢的菜不顾一切往自己碗里夹的,有喝汤时吧唧着嘴呼呼有声的……

?

?

有孩子刚吃完饭就喊不舒服。老师摸了摸头,不烧,问他是哪里痛吗?答:“没有哪儿痛,就是不舒服。”看着他撑得圆溜溜的像西瓜的小肚子,老师顿时明白了原因。老师问:“你吃了些啥?”“我吃了两碗米饭,四个馒头,两碗汤,还有……”“没事,你就坐在凳子上休息几分钟再走。”

?

也有孩子吃完饭撂下碗就打算去玩的,看到老师们和周围同学都自己收拾碗筷去清洗,自己才开始学着做。

?

当孩子们意识到,自家的饭桌饭后要自家收拾打扫,比如餐后洗公碗公筷公勺之类,孩子们都不愿干活,几乎都在逃避,相互推脱。

小Q同学就因为第一天没洗一个公盘,全家族开会决定让他第二顿饭洗了全家族的公盘。

?

?

餐桌上,孩子通过的坐姿、动作、神态、表情、目光等,已经用无声的、丰富的语言在告诉老师他是谁,一顿饭的时间,足够让老师了解一个孩子。

?


?

?

孩子们在一日三餐的过程中,不断体验感受再一点点调整着自己:如何吃合适?如何吃合理?如何吃才能吃得好、吃得健康、吃得快乐?

?

当佩佩打算拿起桌前三团鼓鼓囊囊的纸巾打算扔掉的时候,老师“好奇”的要求打开看看有什么好东西。打开那些纸团一看,一张包着半个包子,另一个包着半个鸡蛋,还有一张包了啃了一半的玉米。

“这些食物你只吃一点点,这个鸡蛋我还没吃就已经没了,你不爱吃么?”老师问道。

“这都是我想吃的,可是吃饱了吃不完啊。”佩佩回答。看来孩子是看见了想吃的就都拿多了,却没想过自己能不能吃得下。

“你打算怎么处理呢?”老师问她。

“丢掉啊!”孩子回答得很自然,话语间没有半分的不舍。

?

“老师看到这些食物被浪费了觉得好心痛!这样好不好,我们下次吃东西的时候不着急,可以先吃完一样才取另一样,米饭和粥少盛点,吃完了再添?”听到老师的建议,孩子再看看手里的剩饭剩菜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?

曾仕强教授说,饭桌是很重要的教育场合,一个人的素养会在饭桌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?

?

我们的每一餐都不应该随意吃,不能乱吃,不懂得吃,不能白吃才是,而饭桌教育应从小抓起。

?

习惯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立竿见影的。但是,孩子一点点在改变。

佩佩一次比一次拿的食物少了,盘子不再是摆满了各种食物,而是一次一样了。才有了文章开头提到的早上喝粥主动要少点的那一幕。

慢慢地,佩佩的桌前没有了鼓鼓的纸团,残余也减少了很多。

?


?

我们保留中国传统的围餐方式,等家族全体成员到齐后才开餐,长辈先动筷、夹菜用公筷,这些优秀的“国礼”在校园里有很多浸润机会。

?

?

刚来时,这些孩子似乎不太习惯说“谢谢!请!”等礼貌用语,餐桌上够不到纸巾了,或是够不到饭菜要取了,它们中大部分不会说“请您帮我……好吗?”通常用手一指来示意。

去罗浮山当小导游,好几次就是因为对人家没有称呼被人直接忽视。甚至他们见到老人,还会直接说“老头”。

现在,孩子们在校园内见到老师,会主动问好,慢慢学会使用“请,谢谢”等礼貌用语。

如果,家族成员或同学之间有矛盾了,孩子们也已开始学会宽容和包容。

?

我们每晚家族分享总结时,老师总会趁机引导孩子们说:

我能照顾好我自己,自己的事我自己动手做好,我在长自己的本事。

我能帮助他人,我是有能力的人,我可以长出越来越的新本事。

孩子们看待事物的眼光,慢慢开始聚焦在自己的成长上,也会聚焦在发现别人的美好上,没有那么斤斤计较了,大家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。

现在,吃完饭,都在抢着洗碗。吃饭比较慢的孩子怕抢不到公碗,早早就占好了一只,结果另一个孩子洗碗回来见他还有很多饭没吃完,劝说他让给自己洗了。

?

?

我们并不只是给孩子们提供:好吃、好住、好用、好玩、好学的,

更重要的是教会孩子们:如何吃、如何住、如何用、如何玩、如何学,

会吃、会住、会用、会玩、会学的孩子,首要必须了解自己,清楚哪些是适合自己的,哪些是自己能承受的,哪些是不会给他人带来影响的。

?

经过一个多礼拜的饭桌实战,夏令营的近200个孩子们基本上都能主动的使用公筷夹菜,能自己洗干净碗筷,能自己擦干净餐桌,吃饭的时候不会大声说笑了。

看见特别爱吃的,大部分孩子能适当考虑其他人的需要,少夹一点了。也能有耐心等别人夹完再夹,争抢的少了许多。

远处的菜夹不到怎么办?会有孩子主动递送菜盘帮忙夹,也有孩子自己下位绕过去夹。

?

?

?

饭桌上也是人们交流感情发展关系的重要场所。

我们和家族小伙伴一起吃饭、和史官一起吃饭,在饭桌上联络感情,在饭桌上发展关系,在饭桌上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。

?

一个家族的大姐姐跟老师分享说,这里的饭菜让她吃出了家的味道,小时候她爷爷奶奶做的饭菜就是这个味道!

现在爸爸妈妈工作忙,总是带她在外面吃,开始好吃,但久了就吃腻了。没想到竟在这里重新找回了小时候久违的味道。

?

家的味道是什么?是幸福的味道,关爱的味道,快乐的味道、温馨甜蜜的味道。

?

?

正如时下热映电影《银河补习班》马皓飞说:“你知道吗,每个孩子身上都长着一个神奇的感受器,他们就是能感觉到,大人对他们的感情是不是爱。”

对孩子们来说,家的味道亦是吃出来的。一粥一饭间,孩子们感受着人情的味道、人心的味道。

?

?

当您重视了孩子的饭桌素养,您就打开了孩子通往未来的一扇门!

?

?